文昌小摊贩:蹲下去的崛起!

        2012年11月28号
        今天和部门同事分享了文昌的一个小故事。
        去年8月到9月,我在海南文昌清澜小镇蹲点跟进项目。那是一个除了文昌鸡外没有多少卖点的临海小乡镇,游客不是很多,特别是逢值淡季,几个度假村生意更是寥寥。
        每当夜幕降临,通往海边的人行道上,便会开来几辆小三轮,上面装满兜卖的椰子、榴莲、芒果、香蕉等等,摊贩一般是中年夫妻,也可能带上一两个作业量不很繁重的小孩。偶尔会看到男当家的累了趴在车上休息,小孩就帮母亲看摊找钱。旅游城市,游客倒也不差钱,加上水果美味靠谱,生意也算可以。

        一天晚上十点左右,我从宾馆下来打算去海边吹风,正赶上摊贩在收摊。钠黄的路灯下,四五个蹲在人行道的身影,一手拎着塑料袋,另一只手一点一点地、仔仔细细地捡着果屑、瓜皮、残渣。我突然想起,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从未见过有清洁工扫大街,但街道依然干净不觉肮脏,摊贩蹲下捡垃圾的动作解开了我的疑惑。也正因为这一蹲,让我一年后仍然印象深刻,心生感动。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到过很多城市的大街小巷,路边的流动摊贩总是每个城市名片上必不可少的元素。我在这个城市听到摊贩们的吆喝,在第二个城市看到城管催促下扭着腰肢离开的三轮车,然后在第三个城市看到清洁工一脸苦逼的挥扫着大笤帚。我在想:清洁工对摊贩的态度是怎样?每个挣扎在底层的人们都是城市链的一个环,摊贩的历史遗留问题要清洁工去解决,一个屌丝何苦去为难另一个屌丝?
        — Part 1 —
        横向延伸开来,我们曾或多或少抱怨过身边的人不够人情味,要求很多陌生人多为弱势群体考虑。要朋友多打电话,要同事帮忙打卡,要房东少点房租,要老师别虐孩子,要医生尽职尽责,要警察多送温暖,要官员体恤民情,要政府改革民主。这本没有错,也许因为我们就是弱势群体,才用力嘶喊着“举手之劳,功德无限”。微博每天都在上演着充满笑声的悲剧,正能量永远比负能量跑得慢,我们是不是把过多的时间都拿去批评,而没有留点时间反思自己该为他人做点什么, 哪怕是一个蹲下的动作?
       也许他们永远不知道,一个每天都会重复的动作,会让一个过客花一年的时间去记住,去体会,去意味。也许我们永远也不知道,我们一个小小的善举,会让另一个过客去感恩,去仿效,去倡导。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让我们仿效起来,为这个社会公民意识的觉醒、公共道德的塑造,蹲下自己的身子!
        — Part 2 — 
        以下是纵向的延伸。
        我猜,也许他们也曾犹豫过:要不要捡起掉在地上的残渣?这本不是我的工作,我已经那么累,家里还有孩子等着我。我猜,他们也曾思想斗争过,但斗争的对手之一就是:良知告诉我,我应该捡起来!我曾有过很多类似的经历:良知告诉我,我应该让座;良知告诉我,我应该问好;良知告诉我,我应该善解;良知告诉我,我应该妥协;良知告诉我,我应该站出来;良知告诉我,我应该坚持;……但很多时候,作出的行为往往是站在良知对立面的。
        十年前火得一塌糊涂的成功学,给人们灌输一种理念: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我承认这句话的正确性,但是局限的。不管什么教育,总是在倡导思想的斗争性,与天斗,与地斗,与万物斗,与自己斗。生活没有想象的复杂,社会没有想象的残酷,日本没有想象的邪恶,自己也没有想象的伟大与卑贱。我受了十几年先进-性教育,至今仍未看清自己(敌人)是谁,往哪去,如何走;我觉得看到这里的你也一样。
        真要以斗争的方式去活一生,假如战胜了自己,那么最后胜利的姿势肯定是以妥协的方式:妥协于自己的直觉,妥协于自己的良知,妥协于自己的本性! @天下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