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心病狂的洗脑文

1月10号,公号“青年大院”发表了一篇文章:《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牛逼》(以下简称《33》),当时我看了标题就觉得不对劲,打开简单瞄了两眼,然后转发到朋友圈,附上评语:“这篇洗脑文倡导的价值观真是丧心病狂!”于是有了此文的标题。

先说下目前《33》在网络上的情况:

此文阅读量过1000万+,且官媒人民X报、共X团X央都发表了此文,但官媒发的是阉割版,去掉了关于政治评论相关的文字。

但是几天之后,网上已经反应过来,《33》引导的价值导向不对,面对他人的灾难幸灾乐祸,歪曲历史还沾沾自喜。青年大院还被扒出原来是咪蒙的小马甲,于是原文被禁止转发,部分转载的媒体也相应删除了此文,包括人民X报最开始转发在百家号的文章。

 

这篇文章将当前澳洲持续4个月的大火,与33年前我厉害国大兴安岭的火灾进行比较,还讽刺了澳洲民主自由的名不副实,一副对他人幸灾乐祸、对自我吹捧自豪的嘴脸。从原文出截了几张图,大家随意感受下。

 

文中有些地方实在太酸,让我还以为作者运用了反讽手法,比如:

灾区一片哀嚎,难民们在避难处绝地求生,水深火热。

悉尼一片祥和,市民们歌舞升平,欢庆2020年的到来。

让我不得不联想到某市过去半年的混乱,而仅一河之隔的深圳“犹唱后庭花”的情景。再比如:

他们说着“自由民主”的漂亮话,却对难民撒手不管。

他们耍着“保护动物”的嘴皮子,却在5亿无辜生灵面前显得残暴不堪。

五十步笑百步还阔以,没见过原地笑百步的,实在是滑稽。

 

《33》这篇文章实在太火爆,才一两天墙里墙外就一大堆吐槽。有人还特意在维基百科更新了“1987年大兴安岭火灾“这个词条。

文章引起公愤的荒谬之处就在于,将灾难当胜利,将反思当赞歌。

当年火灾震惊全国,《中国青年报》的记者们奔赴火场,在临行前,他们给自己定了一条底线“绝不歌功颂德”,而后写了三篇文章《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绿色的悲哀》,史称“三色”系列报道。

《红色的警告》开头就给大兴安岭大火定了性:“这是人祸”、“五个火源都是林业职工违反制度和操作规程造成的”。

在《红色的警告》中,这样写道。
1,五千万育林基金,最后扣到用于森林保护的只剩下9%。
2,修道路的计划一推再推,各方都不愿意出钱。
3,本来漠河县应该是有专业的森林警察的,不但有专业设备,而且受过专业设备,结果这些森林警察,因为和县里领导发生冲突,被“请出了”林区:

请走森林警察后,县里成立了三十人的“快速灭火队”,然而这三十人一没受过训练,二没专业设备,遇到稍有规模的火灾根本就是束手无策。

 

针对《33》,我从墙里墙外找了一些资料,越挖掘越发现这篇文章是如此脱离真相,宣导的价值观是多么荒谬,悲哀的是却得到数十万的点赞。

因为编写此文可能会给我个人带来比较大的风险,人民X报、共X团X央都发了《33》,知乎意料中删文禁言,所以在墙里把文章加密了。

1、面对灾难,他国势力和文明大国分别在干嘛?

此次火灾其他几个国家都有参与,而中澳关系多年不和,网上没有找到任何中方参与协助支援的报道。然后我在维基找到当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澳方好像也没有派人来参与救援。

从这个角度看,中方这次不支援貌似可以理解。

 

2、33年前的大火是自然降雨熄灭的?

《33》里面说当年火灾是靠军民联合奋战才将火熄灭的,人的力量固然重要,然而当年熄灭火灾的不仅仅全靠人力,还有降雨,具体是人工降雨还是自然降雨,现在已经比较难考证。

3、中国招录的消防员都是些什么人?

《33》文中还对国内消防水平洋洋自得,于是我对比了下澳洲和中国的消防员招录标准。澳洲消防员招录标准几乎和美国一样,有着严格的选拔标准,而国内的几乎是退役士兵和社会青年。

 

 

4、中国消防是个暴利行业?

33年前的大兴安岭灭火过程中,有严重的官僚作风作祟。时至今日,网上依然有人称国内消防行业是个和医药一样的暴利行业。

5、天津爆炸究竟死了多少消防员?

《33》中间提到了2015年的天津爆炸事件,但是那次爆炸究竟伤亡多少人,至今是个迷。

但是“欣慰”的是,为救火而牺牲的消防官兵都被追授相应奖章,虽然有些是独生子,但是有了这份荣誉与奖章,失独老人们应该会很自豪的!

 

6、为什么官媒要发《33》这篇文章?

除了长久以来的不和,还可能与最近的间谍与台大选有关。

至于具体细节,不可说,不可说。

 

最后,引用墙外一名网友的一句话作为本文的结束:

澳大利亚的一场山火,助燃了天朝上国的民族主义大火。
一场人为引燃的,禁止扑救的大火,
除了逃命,还能做什么呢?

 

PS:知乎真是棒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