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的那场血祸

前言一

因武汉肺炎,蒋彦永医生被重新提及,于是联想起另一位良心医生高耀洁,这是个与高耀洁医生有关的故事。

 

前言二

河南,古称中原。

中国,指中原之国。

今天给大家讲讲老赵家的另外一个故事吧。

90年代,老赵家打算家里的狗血不从别的地方引进了,自给自足,并给家里几个管事分配了采血指标,这其中就有李短冬管事。

李短冬下面的狗狗有很多,而且这采血可是门挣钱的生意啊,把采来的血卖给别的村,就能帮狗狗脱贫致富了。于是李短冬就和另一位爱狗如子的搭档刘不哭,一起大搞血浆经济。

1992年,李短冬跟下面的狗狗说,卖一次血就给你们50块钱,但只要血浆不要红细胞,所以我搭档刘不哭会把红细胞回输给你们。这样你们尽快恢复体力,增加卖血次数,咱们卖血脱贫!

李短冬还在家里贴了横幅,“爪子一伸,露出青筋,一伸一握,五十大元”、“卖血才是爱家,不卖血就是不爱家”。

在李、刘的倡导下,狗狗们都争先恐后的去卖血。有的狗狗为了多挣那50块钱,一个月卖了12次,短的只间隔了一天;有的狗狗比较老了,就把白毛染黑,刘不哭也睁只眼闭只眼。最可怕的是刘不哭为了加快采血速度,从上一条狗采的血分离出红细胞之后,直接输回到下一条同血型的狗身上,安慰说可以防止贫血,还能多拿5块钱。至于采血环境卫生、器具清洁,就更不要奢望了。

于是,艾滋病、乙肝、丙肝,就这样流传开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最开始老赵想把采到的血卖到别的村去,然而直到今天,别的村还严格限制来自老赵家豫、黔的献血者资格。

所谓人祸,就是管事的恶+狗子的蠢。据说,那几年大概有140万条狗子参与了卖血。老赵家事后公布因卖血感染AIDS的狗子只有19488条,而良心医生高耀洁估算,感染者至少102万。为此老赵和李短冬都很不开心,你这么讲谁还会来咱家做客谈生意呢?于是找机会把高耀洁医生赶出了家门。另一位敢说话的王淑平医生,也因此被剥夺公职、被离婚、被赶出了家门。

1998年,李短冬被调去另一个地方当管事,4年后,成为老赵家9大管事之一。

李短冬被调走后,另一位李先生临危受命,接管了他的工作,但也是帮着隐瞒。12年李先生成为老赵家的2号人物,隐瞒此事也成为他管事生涯中唯一的污点。

20多年前的血祸,具体感染了多少、死亡了多少,至今仍然是个谜,可能永远都是个谜。然而这跟你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只要戴好口罩?,丧钟永远不会为你我而鸣,对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