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一不是呢?

如果你跟我说,你来自广西或云南。我第一句话肯定会问你:“那你是少数民族吗?”我从未怀疑过这种思维惯性和直觉反应有何不妥,因为广西云南的确是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而我从小到大接触到的所有信息都在传达“56个民族56朵花”。但从未想过:万一不是这样的呢?

“万一不是呢?”这种直觉被冲击的突兀感,像揭开了新世界序幕的一角,有点新奇,也有点危险。

最近这十年,我陆续碰到很多颠覆三观的故事,从排斥到旁观,从质疑到求证。经常需要扒掉过去几十年建立的认知壁垒,尝试站在不同立场的人去理解他的观点,再花比较长的时间砌筑自己的世界观。或者说,我一直在问自己两个问题:有没有信仰?追求什么信仰?

人丑就该多问“为什么”,再带着这三个字去求证。路漫漫其修远兮,下半辈子的几十年,随着对现实认知愈来愈深刻,这种刷新三观的机会可能会越来越多,而我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精力去重塑。每念想至此,就为自己被蒙蔽的青春感到悲哀。

你现在流的汗,是老板洗脑时灌的水——我想这句话改编下,用在自己身上也合适不过:我现在流的汗,是孩童时长辈灌的水,是读书时老师灌的水,是从一出生开始某宣传机器一直在灌的水。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再也不能随意给我灌水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