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价值观中的“牺牲小家为大家”

一个月前,武汉封城。

从那天起,很多武汉人或湖北人,犹如过街老鼠,被断路、被拒住、被举报……我当时还写了两篇小短文:

关于逃离武汉的几个问题

武汉人不应该受到这种待遇!

也是从那天开始,我陆续删了很多微信朋友圈的人,其中一类人的观点就是:如果不封城、不举报,感染到别人怎么办?大难当前,牺牲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是不可避免的,不然会损害更多人的利益。

我并非完全否定这个观点存在合理性,而是否定他们站在第三者角度的冷眼视角。为了保全整体利益,关键时刻弃卒保车、丢车保帅,体现壮士断腕的决绝果断,但这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这个被舍弃的小家,他们愿不愿意?

时隔一个月后,我们现在再问问武汉人:你们愿不愿意被封城?

你觉得他们的回答是什么?

二月初,在某个网站提了一个问题,大意是:

西方价值观中,如何看待“牺牲小家为大家”、“牺牲小我成就大我”、“有国才有家“这种大陆主流价值观?针对少数人“牺牲武汉保全国”的极端观点,如果美国某城市因病毒沦陷了,他们会支持牺牲小部分拯救大部分吗?

我整理了一小部分网友的回答,希望能启发大家对这个问题的思考。

网友A:

可以参考电影《拯救大兵瑞恩》,这部电影也引发了国内网民激烈的争论,那就是额外牺牲了那么多人只为救一名普通士兵到底值不值?认为不值得的论点是:瑞恩确实是当时他们家庭所剩的独苗了,然而为救他而死去的那些人就不是其他人的儿子、兄弟、丈夫和父亲了吗?为了瑞恩的家庭而使更多的家庭失去亲人,这场营救行动到底有没有意义?

后来我发现西方国家对于这个问题其实也是有很大的分歧的。但是有一点要注意,西方分歧的焦点是,当一部分人愿意主动牺牲自己成全多数人的时候,是否应该这样做;而不是在讨论小部分人不情愿的情况下,是否应该利用道德绑架强制其他人牺牲。

网友B:

自由世界国家的人以「追求正义」为信仰或可捍卫的价值观,但追求正义其实就包含了这样一个前提:由于我们人类不完美、由于很多问题或冲突不可能找到最好的解决方式,因此人类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寻找、审视,到底我们最后做的决定,是否能更贴近正义?

这样的思维过程让欧美国家有「追求人QUAN、追求自由、追求平等」的历史演进过程,因此任何时候的正义或价值观,跟十年前、五十年前、一百年前,都不一样,慢慢累积后,成了普遍的公民道德以及法院判例。美国人也知道自己的正腐不是百分之百的完美或正面,但美国人知道,自己的国家本质是以「尽可能朝着那个美好的方向前进」,因此大家愿意相信这样的体制环境、这样的群众思维是为人民、甚至为人类所设想的。

所以美国即使很多黑暗主题、犯罪主题的电影,但美国人或美国军人常常也表现出那种「我们国家本质是我愿意拥护及捍卫的」,所以我愿意为这样的宪法、为这个国家的人民牺牲。

但换个角度看中国,中国近代的道德及价值观是残破、不连续、甚至投机的,因此身为这里的国民或军人,如果思想觉醒的话就会问自己:

我要为这样的一个国家牺牲吗?……(后面因内容敏感省略)」

网友C:

牺牲武汉保全国?

遇到这种人,就反問他:

犧牲14億中國人,換全世界安全願意不?

网友D:

我觉得发达国家的社会主流会支持正腐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沦陷的城市,同时做好隔离防护措施,防止继续扩散。

至于牺牲,他们在大家眼里都是活生生的性命,不是数字。哪怕确实会有部分人支持牺牲小部分人,估计也不敢顶着社会价值观去说,不然绝对会被人骂的。

没有任何人拥有要求他人牺牲任何东西的权力。

正腐哪怕真的敢那么做,人们也敢去抗议乃至要求正腐负责任和下台。

网友E:

老外遇到這種事情的想法都是:“你怎麼保證我不會成為代價那部分?”

而可能大部分國人想的是:“只要我不是代價那部分就行!”

网友F:

英国有个埃姆村,是当年黑死病时期的事情。当时村里的牧师以宗教救赎的高尚情怀,要求全体村民自我牺牲,他也将留下一起接受命运,封村到疫病结束。全村无人反对,无人逃走,封闭全村。大概一年多的时间,村子里面死了一大半,只剩一百多人。英国没有忘记他们的善举,那里常年献花,里面的居民是他们的后裔。这是他们的自我选择,不是靠墙靠枪阻止。

网友G:

出现这种分歧的根本原因在于:贵国和欧美发达国家维持国家存在的需求不同。

贵国自古以来都是一小撮人依靠谎言和暴力统治大部分人的寡头制国家。当权者不需要争取大部分人的支持,只要用一定程度的欺骗和威逼利诱,使得大部分人维持生活,并且不去动反抗统治争取权利的心思,就可以维持国家存在。

欧美发达国家是以各种社会群体达成共识来构建的自治民ZHU国家,最高当权者是社会各个组成群体达成一定程度共识而推举出来的,因此,除了基本生活需求之外,当权者还要照顾大部分人的感受,尊重大部分人的权利,才能维持国家存在。

网友H:

任何文明都会赞颂舍己为人的行为,楼主所谓的西方价值观(其实是现代价值观)也一样。但区别在于是否可以强迫他人牺牲。

可是遇到“如果不牺牲少部分人就全要完蛋”的情况该怎么办呢?没人自愿的话岂不是只能全军覆没?

其实不必担心,现代民ZHU制度已经绕过了这个问题,只要靠【无知之幕】原则,就可以把“大部分人强迫小部分人牺牲”转化成“每个人自愿做对自己最有利的抉择”。

常见的具体做法,就是事先对这种情况的预案进行民ZHU表决,并把表决结果形成法律。

举个例子,就拿瘟疫封城这件事来说,为了全国其他地区的利益而封湖北的这个决定,显然属于“大部分人强迫小部分人牺牲”。

但假如,在瘟疫发生之前,就预先全国民ZHU投票决定了“如果哪个地区发生了瘟疫,就要封锁那个地区”这个法律,那么这就并非“强迫其他人牺牲”了,因为投票时,没人知道瘟疫会不会发生在他们生活的地区,对所有人来说,处在疫区的风险都是一样的,这就形成了【无知之幕】。如果一个人投票支持封城,那么说明他不但支持他人被封,也支持自己被封。此时,人们做出的对自己最有利的决策,也是对他人最有利的决策,这便不存在强迫与侵害,而都是自愿的了。

网友I:

西方人也会捍卫自己的国家,这是没有疑问的,随便你去找个美军的征兵电影,都是这类东西。

问题的实质不在于“要不要捍卫国家”,而是“要不要捍卫自己的国家”,那国家不是你的,还让你牺牲,这就是严重的反人类了

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上讲过这样一段话(大意):每一个国家领导人都应该为自己的国民利益负责。

你可以解读成讽刺某国,但不可否认的是其中的基本常识,这就是人类生存的具体方式,也因此,违反常识才成为反人类。

网友J:

西方不光会有牺牲少数保全多数的事情,甚至还有牺牲多数保全少数的事情,一切的评判标准不是人数,而是人性

其他更多内容因涉及敏感而省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