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究竟有没有瞒报疫情?

前言:此文行文较长,主要围绕台湾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展开。开头我将提出三个问题,之后将介绍几个主题,包括台湾的媒体大环境、台湾节目追溯美国病毒来源、台湾深蓝媒体的瞒报报道、三个问题的答案。

此文普及部分台湾媒体相关介绍,相信能为你带来比较大的收获,希望能引起你对当前大陆媒体环境的思考。

三个问题是:

1、为什么健康人不用戴口罩?

2、台湾有没有社区传播?

3、台湾究竟有没有瞒报?

内容较敏感,在微信公众号修改十来次都无法发出,随时可能被屏,请及时阅读。


 

 

一个礼拜前,我在一些平台发了一条信息,夸赞台湾这次的疫情控制做得很好,并简单列了3条理由:

1、台湾社会近几年来对大陆渗透的警惕;

2、狮子山的抗争让更多台湾人认清某裆真实面目,担心被恶意传染所以防控异常严格;

3、半年前大陆暂停了赴台自由行。

我这种思想不正确的言论毫不意外的招来了一些粉蛆,喊着“等着被打脸吧”,还有微博喷子说“台湾这种连大陆三线城市都排不上号的小岛怎么可能防控得好”这种没有常识的话。

在微博这个大粪缸我是不屑于跟他们争论的,但有知乎网友提了两个质疑的地方,认为台湾一定有在瞒报。我搜索相关资料后觉得的确可以花一点时间去探讨下:

1、2月17日,台湾出现死亡首例,台湾行政院副院长陈其迈认为,目前台湾健康人不用戴口罩的政策没有问题;

2、2月20日 ,美国CDC将台湾列入“社区传播”名单。

于是,我将疑问提给了一些台湾当地或对台湾防疫情况比较了解的网友,问他们:

1、为什么健康人不用戴口罩?

2、台湾有没有社区传播?

3、台湾蔡正府究竟有没有瞒报疫情?

这几个问题引发很多网友反馈,有的网友说一句话就可以解答这三个问题:“台湾不是大陆。”还有的网友对怀疑瞒报感到被侮辱:“为什么会有这么弱智的问题?别把我们想的跟你们一样好嘛!”还有网友提醒我:“不如你去看看台湾深蓝阵营的媒体报道,如果他们都说没有,那就肯定没有。”这个主意很好,提醒了我,于是我开启了“真相挖掘机”……

台湾媒体的历史大背景

为什么说网友的主意很好?可能很多人对“台湾深蓝阵营”不是很了解,我首先普及下目前的台湾媒体大环境吧。

在今年1月11号的台湾大选中,蔡高票连任。蔡属于民进裆,其裆旗为绿色;主要竞争对手也是台湾另一大裆是国民裆,裆旗为蓝色,所以台湾总体分为蓝+绿两大阵营。按两方政见执着程度又大概可以分为:深蓝阵营、浅蓝阵营、中立派、浅绿阵营、深绿阵营。

所以那位网友的意思,就是让我去查蔡正府的敌对派“深蓝阵营”的媒体,看有没有爆料蔡瞒报,如果对手都没说瞒报,那就肯定没有瞒报了。TA的这个逻辑我是认同的。

为了了解台湾媒体是如何发展成现在蓝绿阵营的,接下来我查了相关资料,发现近代历史中,台湾媒体进程大致可以分为三大阶段:

1、1895年~1945年,台湾属于日治时期,这个时期台湾媒体受到日本正府管制,一切依循日本相关法律;

2、二次世界大战后,台湾进入战后时期,由于当时内战(1945年~1950年)情势对台不利,国民裆先后发布两次戒严令,其中第二次长达38年(1949年~1987年),这段时期也称戒严时期。在戒严时期中,媒体归正府管控,用来监控异YI份子,宣传YI识形态,是民众YAN论管制工具(怎么感觉在影射某厉害国)。

3、1987年,蒋JING国宣布解严,这个时候大量媒体涌现,新闻ZI由程度猛增。至2007年,台湾新闻ZI由度排名首次超过美日,2015年排名升至亚洲第一。

但是2000年左右开始,台湾媒体开始财团化,很多媒体股权先后被资本家收购。台湾财团通过操纵媒体,以此构建其YI识形态,发挥其在社会中的正治及经济影响力,以此谋得自身利益。所以21世纪之后,台湾媒体也逐渐分为泛蓝、泛绿及中立阵营。而台湾对面那块土地,也悄悄把自己的钱袋子和笔杆子递给了蓝营那边……

2008年,是公认为中国软实力最强劲的一年,当年中国举办了盛大的奥运会,让很多台湾人对中国刮目相看。但是之后几年,随着笔杆子YI识形态的侵入,引起了很多台湾人的反感。2012年开始,陆续发生多次针对媒体的社会活动,从最开始12年的“拒中时”运动、“反媒体垄断”运动,一直到最近2019年的“反旺媒”运动,以及史上破纪录10万~35万人参与的“拒红媒”运动。

台湾媒体爆料病毒来自美国?

背景说完了,在这里插一段小插曲,这两天,有一段“台湾节目追溯新冠病毒来自美国”的视频疯传,很多人都觉得台湾媒体说的肯定是可信的,呵呵,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做企业的都知道的,自己夸自己一万句,不如客户夸一句,这叫“借客户的口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所以这段视频到底可不可信,只需要查他是什么背景就知道了。

上文中我介绍了,台湾泛蓝阵营是比较亲中的。视频中节目叫《这!不是新闻》,属于台湾东森财经新闻台,于2019年5月开播。然后随便搜索下,就能查到东森早就被某财团渗入,其副总经理还参加了2019年5月的“第四届两岸媒体人北京峰会”活动。再结合当前大陆的舆论走向,所以,你觉得这段视频的可信度有几分?

第四届两岸媒体人北京峰会活动

深蓝媒体有没有说瞒报

言归正传,接下来分析下台湾泛蓝媒体有没有说蔡正府瞒报。当然,在此之前,我先用几个关键词谷歌了一下,比如“蔡YW 瞒报”、“台湾 瞒报”、“民进D 瞒报”,均为找到相应报道,反而几乎都是某厉害国瞒报……(手动滑稽)

然后我找到一些泛蓝媒体列表,媒体比较多,我只要分析深蓝的媒体有没有爆料蔡正府瞒报就可以了。

于是我从一些网友的回答中找交集,锁定了“中天”、“中视”、“中时”三家深蓝媒体,其中中天还是属于“蓝到黑”的那种,这个月还因造谣被罚120万台币。

再接下来我分别搜索中天、中视、中时三家媒体的“瞒报”(繁体字)报道。

1、从谷歌、中天官网、中天FB分别搜索“瞒报”关键词,结果是没有相关报道。

2、从谷歌、中视FB分别搜索“瞒报”关键词,结果是没有相关报道。其中中视官网搜索框不可用,简单浏览了下“社会”类新闻,未有发现。

3、从谷歌、中时官网、中时FB分别搜索“瞒报”关键词,在其官网、FB为查询到结果,终于在谷歌中找到一条“蔡正府失信”的报道。

 

浏览这条新闻,发现其聚焦点就是我开头提出的第2个问题“台湾有没有社区传播”,而并未提及瞒报病例或数据。

所以,绕了以上一大圈,从深蓝媒体的报道中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

台湾并未对肺炎病例或数据进行瞒报,但有媒体怀疑蔡正府瞒报“台湾已经出现社区传播”。

三个问题的答案

回到最开始我提出的那三个问题:

1、为什么健康人不用戴口罩?

2、台湾有没有社区传播?

3、台湾蔡正府究竟有没有瞒报疫情?

针对以上问题,我综合整理了部分网友的回答,表述如下:

1、为什么健康人不用戴口罩?

A、.台湾口罩数量不夠,希望能集中使用在醫療資源儲備和确实需要的人身上;

B、大部分人认为未發生社區感染,每天有宣導影片,所以判断一般情況(室外活動、無人群長期接觸)不用戴上口罩,主要是抵抗差、有生病的人戴口罩就好了;

C、健康人不用戴口罩并非政策,而是建议。陈其迈并非建议任何时候都不戴口罩,而是希望在空曠處不用戴口罩,形成浪費,在人多的地方還是建議戴口罩;

D、正府囤积口罩需要时间,提前要求必须戴口罩,会引起恐慌性抢购和小部分人囤货高价转售。

2、台湾有没有社区传播?

A、有这个疑问,是因为其中有一个19例計程車司機的死亡病例,因為一時查不到来源,所以被認為有社區感染,但後來發現是一個1月22日從浙江返台的台商傳染給他的,所以暂时认为没有社區感染。

B、有一定可能性,因为24例的傳染途徑還沒確認,這個案例很危險,他沒有明確出國跟接觸史,但目前被感染的都是家人,因為這例發病很久,很多接觸過的人都過14天了。目前不敢斷言一定沒有。

C、理論上來說不是,因為符合社區傳播條件有四項要求,暂时并未满足,陈建仁的FB也有说明。

社區感染與社區傳播有何不同

  • 社區感染(locally infected/transmitted)意指案例非境外或居家感染,而是因社區人傳人感染。
  • 社區傳播(community spread)特性為「在社區中走動都會被感染」。
  • 社區傳播具有4個徵兆:
  1. 確診病例無法找到傳染來源
  2. 本地感染個案數已遠超過境外移入感染個案數
  3. 已出現持續性的傳播鏈
  4. 有廣泛發生的群聚感染事件

3、台湾蔡正府究竟有没有瞒报疫情?

A、在野的國民黨(深蓝阵营)近年連連吃鱉,要是真有瞞報,他們應該消息比一般民眾知道還快,他們炮火也會比民眾更猛烈,連旺中時報都沒爆出瞒报之類捕風捉影的周邊新聞,瞞報的跡象目前連影子都沒有。

B、台灣跟中國的ZHI度不一樣,不會隱瞞確診患者數,但根據上一次SARS吸取的教訓,例如有私立醫院害怕生意受影響不收患者、排斥第一線醫療人員與其子女、過激仇視患者等影響,而選擇不公布詳細資訊。

在資訊沒受到封鎖的台灣,一旦有類似病例的隱瞞就會馬上被醫療人員曝光,並且台灣的醫師社會地位非常高,基本上很難壓住醫療人員的聲音。

在台灣,醫學系是所有科系中最高分的科系,也通常代表著台灣最高最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一個醫生講出來的話,時常被認為非常有權威性。而且防疫線上不是任何工作人員都必須「聽黨話,跟黨走」,意味著「吹哨人」可以在任一環節出現,正府瞞報的風險與難度很高。

C、在YouTube有台灣疫情指揮中心的記者會,天天都有直播,我天天都追看,我相信他们没有瞒报。

D、台灣並不會瞞報,檢測流程是這樣的:
病人到醫院檢測->護理師量體溫->診間看診->旅遊接觸史之類的問題->疑似->上報地方正府->上報指揮中心->指揮中心處理。

這中間經過了許多人,第一階段知道疑似就是護理師跟醫師,如果是疑似,護理師跟醫師也需要做檢測,如果瞞報,醫師沒做檢測就會爆出來,地方正府瞞報的話後續就沒辦法用高規格處理,處理醫師也會爆出來,指揮中心瞞報的話,地方正府會爆出來,而且數字也會對不上。

另外也不需要擔心醫護檢舉瞞報,台灣的社會不接受這種健康被隱瞞,反而會直接追究上層機關,醫護反而會被讚揚、被當成英雄,而不是造謠者。

E、台灣正府沒理由瞞報。數據怎麼處理,是由法律規定的。正府的公務員按法規處理就是了,出了錯是法規有問題,如果瞞報,那涉事人員要被追責。台灣有“正府資料開放平臺”,正府資料全民审查,想造假數據要有通天之能。

F、官方不会瞒报,因为消息自由,如果有隐瞒很容易被人吹哨。
不过确实有瞒报的情况,不是官方,而是人们自己,有听到例子从对面回台湾,有类似症状,自己怀疑是,也跑医院了,但是不敢上报给疾管局,因为怕会被隔离,影响到工作,所以瞒报。

G、你提出这样的问题,可能貴國人民很難想像一個正府沒有控管言論自由機制的世界吧。

台灣的人習慣用FB等外國社交媒體,我們也沒有建立網路長城,所以在没有刪帖的前提下,要怎麼瞞報?請祖克柏(FB创办者)刪文嗎?

你們不是一直覺得台灣亂?對,台灣就是這麼亂!每個小老百姓都有管道去申述自己的意見,無論是透過媒體或是政黨,真的想做就有辦法。

所以我們雖然看起來亂,那是因為所有人都在講話,無論是在討論或是吵架。這種亂讓人感到安心踏實,反而社會祥和平靜,不像貴國社會氛圍戾氣極重。

這比貴國的和諧社會,卻把一堆黑的爛的髒的埋在下面的要好,就是這樣才會有瞞報的事情發生,而真正的民主社會卻不會有這種事,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很吵。

你的答案是什么

文章已写完,最后再来看看这位百万粉丝博主的问题:台湾到底瞒报了多少?你的答案是什么?

如果你的答案并不仅仅是有瞒报或是没有瞒报,如果能激发你任何关于当前大陆YAN论环境的思考,那么也不枉费我饿着肚子写完此文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