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连禁我37天的知乎

“知乎”,文言文的意思是“知道吗”。

“发现更大的世界”,曾经是知乎2012年的宣传口号。

 

 

被知乎连禁37天


1月20日开始,我陆续在知乎发表了二十多篇文章。截至目前,能被看到的大概只有六七篇,剩下近二十篇文章或无法过审、或被建议修改、或被直接删除,通过率约25%。

这些消失的文章话题大概有: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李文亮医生悼词

器官移植的一些数据

裆员捐款47亿

台湾有没有瞒报疫情

西方价值观中的“牺牲小家为大家”

世卫组织的一些事

你是否该向世界道歉

全民共演荒诞剧

还有3个寓言故事:
熊猫和猪

1992年的血祸

2002年的狗叫

这段时间也是我2011年开通知乎以来禁言最频繁的两个月。本来这篇文章的标题应该是《聊聊连禁我29天的知乎》,前两天发现知乎以个人介绍不合规——可能是资料介绍带有博客网址Huan.xyz——的理由又给我加了8天,所以目前我离解禁还有13天。13天之后能否发言,就要看知乎的心情了。

 

3月24日补充:还没解禁被再加3天,达40天。

4月8日补充:知乎40天解禁后发了这篇文章,账号已被永久禁言。

 

 

 

由于发表文章时我还会同步到微信公众号(目前被封禁15天至4月1日),所以撰文时很多敏感瓷我都会做初步处理。对于知乎的网审,我也尝试向知乎申诉并按其要求修改,但尝试两次后依然失败,于是索性再也不申诉,只是偶尔嘲讽他们满足下自己的阿Q精神。

  • 对知乎的嘲讽

  • 对微信的嘲讽

 

知乎目前是大陆最大的问答社区网站,最初是模仿美国FB前CTO的问答社区Quora而创立。2011年年初上线运营后,曾经得到很多专业领域的网络拥趸。我至今还记得2011年初见知乎时,被其新颖的产品形态和专业性所吸引,还尝试申请内测,可惜没有通过。至今9年过去,知乎经历了精英化、大众化、低智化,目前正在向微博的粪坑化迈进。

为什么曾经多元化、干货满满,孕育自由思潮的知乎,沦落到今天单极化、众叛亲离,粉蛆聚集喧嚣的地步?究竟是什么造就了知乎的今天?

 

 

这一切的开始


我想这一切的开始,要追溯到上个世纪[1990-1]年的春夏之交……

《世界经济导报》,是80年代上海市的一份改Ge派报纸,由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钦本Li创办。

那一年的4月19日,《世界经济导报》刊载了一篇纪念胡耀Bang的文章,其中有500字内容质疑胡下台是被逼的、属非法定程序,并要求朝廷给予学生正面定性。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僵蛤蟆感知到朝廷立场保守,要求钦删除此文,但钦不从,还在《导报》刊登空白页以示抗议。于是蛤蟆停报刊,卸钦职,将钦余生软禁。

91年,钦因胃癌逝世,临终遗言是:“导报精神不死。”

 

蛤蟆停刊卸职的果敢受到朝廷的亲睐,蛤蟆随后进京,成为当时形势下的无奈之选,成功坐上了龙椅。

今天百花弃放的大陆言论环境,或许就是那一年蛤蟆停刊,尝到文字审Cha的甜头开始……

 

 

新世纪的墙


2000年开始,厉害国开始制定多部针对互联网有关的法律。

当年蛤蟆接受美国知名记者迈克·华莱士采访时表示:

我希望人们将从网上学习很多有用的事情,但无论如何,网上有时也有不健康的东西,特别是网上的色情内容──对我们的年轻人伤害很大。

那为什么BBC和华盛顿邮报这类没有色情的网站也要被禁呢?

被禁可能是因为有些政治消息的报导。我们需要有所选择,我们希望尽可能地限制对中国发展有害的信息。

2000年12月28日发布的第一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009年发布修订版),可能是这堵墙的第一块砖。这块砖上有一条规定是这么写的:

二、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对有下列行为之一,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一)利用互联网造谣、诽谤或者发表、传播其他有害信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或者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

究竟怎么样算造谣?怎么样算颠覆?怎么样算推翻?怎么样算分裂?《决定》里没有给予具体解释。只知道后面几年,很多人差点以一己之力就颠覆了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强国。

 

两年之后的2002年9月,有一条类似的条文差点写进了《香Gang基本法》第23条:

香Gang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正腐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Gang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Gang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但是此举引发了[1990-1]年百万人散步之后的首次大规模抗议散步。2003年7月1日,狮子山下大约50万人走上街头,抗议“23条”。

 

50万人散步直接导致当时的董特首于2005年退休,比原定的任期整整提前两年。之后的每年7月1日,狮子山下的人们都高喊不同的诉求走上街头。讽刺的是,这些每年坚持敢于发声的人们,这两年却被对岸的“有为青年”称作是暴徒、废青。

今天的“有为青年”们不知道,这十几年来,他们的网友前辈为了争取敲打26个字母键盘的权利,曾经也发出过自己的声音……

 

 

GFW之父


2001年4月,“金盾工程”(全国Gong安工作信息化工程)正式立项。

据称该工程是由蛤蟆长子,具有“江湖第一贪”美誉的僵绵Heng实际筹建并控制。其中负责网络审Cha部分的防火长城项目(Great Firewall,GFW),其主导设计师则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前北邮大校长,后被称为“中国防火墙之父”的方滨Xing。

2000年之后的十几年,数十部与网络相关的法律法规逐渐出台,方院士的长城也盖得越来越雄伟。

2010年,Google因内容审Cha与厉害国朝廷发生分歧宣布退出中国市场,从此墙内的人要想打开Google.com ,就得翻越方院士的城墙。

同年12月,方院士开通了新浪微博,然而仅一天后,方的微博便进入冻结状态,原因是“GFW之父”的鼎鼎大名惹来大量网友对其进行膜拜,并用键盘亲切问候其祖宗十八代。方对此大气的说:“这是自己为国家作出的牺牲。”

2011年5月19日,方院士来到武汉大学参加活动。在教学楼刚下车时,有位热情的学生怕方院士千里迢迢赶来肚中饥饿,向其投掷鸡蛋,但并未投中。着急的学生马上脱下自己的鞋子,朝方投去,第一只准确投中,第二只却被他人拦下。事后该学生并未受到校方的处分。记者采访该学生,学生说:

我不高兴他做的事情,他让我花不必要的钱去访问本该是能够免费访问的网站……他使我的网上冲浪很不方便。

 

2013年2月9日,方在其阉割评论功能的微博上给网友拜年,却收获上万个“滚”。2个月后,红会在微博享受了和方院士同样的待遇,不过红会的“滚”达到了14万。

所以从方院士受到的“委屈”来看,这座虚拟长城的建立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伴随着众多网友的抵触和逐渐妥协。

今天的“有为青年”们,估计都患上了群体性失忆,又有几个人还有那股掷鞋的勇气呢?可能连掷鞋的理由都找不到了罢。

世上本没有墙,推的人少了,也便有了墙。

——不是鲁迅说的

 

 

知乎之路


讲完了历史大背景,咱们再回顾下知乎这9年的发展历程。

知乎由程序员出身的周源,于2010年8月仿照Quora创立,并于11年上线。

从11年至13年,知乎都是采用小范围的邀请制,此时的知乎是大陆网络难得的精英化社区。

13年开始,知乎对公众开放注册。

有人统计了14年以来知乎后台被标记为“censorship“(审Cha)的信息数量,只要涉及敏感瓷、被举报,都会被打上这个标记。

14年,知乎拿到了第一轮融资,开始对外推广。

15年,知乎拿到了腾讯、搜狗的C轮融资,加大了推广力度;相应的审Cha数量曲线也更陡峭了。

在这两年,知乎的大众化稀释了其问答社区的专业性,但依然承担者社会信息传播的职责。其中典型的案例便是2016年发生的雷洋事件。

雷洋事件,是指16年5月9日北京昌平便衣民警怀疑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雷洋嫖娼,在押解途中雷洋莫名死亡。随后此事被曝光到知乎,引起舆论发酵,继而促使案件进一步得到侦查。在这次事件中,知乎平台的曝光集合了众多网友的力量,一同监督和推动案件朝更透明更公平的方向发展。

 

16年年末到17年,共Qing团还先后入驻了B站、快手、知乎等内容平台公司。

17年开始,知乎的社区氛围慢慢开始变了味,越来越多“低网商”——低龄化网络智商的人涌进知乎。知乎开始显现劣币驱逐良币效应,最早期的一批专业人士纷纷主动或被动的离开了知乎。

在那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正式实施,该法规定禁止发表损害国家团结、扰乱经济秩序或企图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容,要求“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在中国境内储存个人信息和重要商业数据,并向安全机构提供“技术支持”,以及通过国家安全审Cha等。翻译成人话就是:如果国家有需要,任何平台都必须将个人信息或网络言论上缴国家。

在那一年,知乎所属公司北京智者天下支部裆痿成立,并召开第一次裆员大会。

在那一年,那个扛麦子的人扛了5年不换肩,还要继续再扛5年。

在那一年,知乎的DAU并未明显增长,但审Cha曲线变得更陡峭了。

 

18年,那个扛麦子的人觉得扛10年的麦子还不过瘾,所以把村里限时扛麦子的规定去掉了。

这个时候不知哪位乘客在知乎询问交通安全相关问题,随后该问题遭删除,知乎App下载7天。

这是一起标志性的事件,标志着知乎用户智商出现断层,因为同样一个问题或答案,有的人只能看出一层含义,而有的人却因为看清背后的隐喻而掩嘴偷笑。

知乎下架当月,知乎CEO周源,和搜狗CEO王小川、网络作家“跳舞”、“天蚕土豆”、微博博主“陆琪”、公众号“咪蒙”等52人,一起上京接受学习。学习效果很明显,你会看到知乎审Cha曲线更陡了……

 

 

感恩祖国发的胶带


写到这里,回到开头那个问题:是什么促使知乎变成了现在这样?知乎为什么连禁我37天?

我想你我心中都有答案,但都说不出答案,因为祖国为了防止我们感染瘟疫,早早就送上了免费的胶带。

至于为什么以一己之力就能颠覆强国?扔鞋的有为青年都哪去了?钦先生说的导报精神是什么?

至于纽约时报问:《不许说话的中国如何崛起?》

别问那么多,感恩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