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扯算法:从裆员捐款47亿说起……

2月26日,洗大大等7位老板为支持武汉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捐款,捐款数额不明。

3月4日,全国4128万裆员响应大大号召,踊跃自愿捐款,共募捐款项47.3亿元,人均捐款114元。

 

4000万裆员捐款47亿算多还是少?不知道,但我想谈谈另一组数据……

 

近三年贪污官员金额


我从维基上找到近3年(2017~2019年)比较知名的贪污腐败落马名单,如果除去超级巨鳄武局长,其他人共贪污45亿,刚好和47亿相当,26人人均贪污1.7亿(记住这个人均1.7亿)。

这里要说明的是,3年之内落马官员贪污45亿是很保守的数据,因为列表并未列出所有贪污官员名单,且官方公布的数额也存疑。

 

附:亿元贪官排行榜:

 

附:公务员基本工资

 

 

厅局级官员人数测算


列表中这26人中,行政级别基本都在厅局级以上,最低的都是副厅局级别,比如吕梁市张副市长、通辽市许副市长。

厅局级在我国行政级别中属于第五、六级,这个级别的人数几十年来都是个谜,网上说法少的是3万,多的是13万。如果取中数的话,厅局级人数大概为8万人。

这8万靠不靠谱呢?我们可以通过另外两种算法得到验证。

1、第一种算法:

按人社部2016年5月30日发布的《2015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截至全国共有公务员约716.7万人。当然这里的公务员是指正腐机关人员,不包含我们通常所说的公立教育、医疗、科研等财政供养人员(铁饭碗)。

716.7万人中,如果去除公认的国家级80人、省部级3300人(正部级300人、副部级3000人),剩下按整数计为716万人,这些就是厅局级、县处级、乡科级各正副两级共6级公务员人数。

其中厅局级国家规定是一正三副,如果县处级、乡科级也按这样的算法,那么我们可以等比例粗略算出厅局级人数大约为:716万*4/(1+3+9+27+81+243)=7.8万人。和上述取得中数8万差不多。

2、第二种算法:

我们取江苏省为例。江苏省一共有办公厅、教育厅、财政厅、建设厅等25个厅级单位。一个厅至少一正三副+纪尾+工会等要职,因此一个厅级单位至少有领导6人以上。另外江苏省下设地税局、体育局、广电局、测绘局、地震局、粮食局等31个局级单位,同样以每个单位6人计。那么江苏省的厅局级干部至少有56*6=366人。再按四套班子(裆尾、正腐、人大、正协)计算,共366*4=1464人。

地市级方面,江苏省共有南京、徐州、无锡、常州等11个市级单位,各市市长、市尾树鸡、人大煮任、正协煮席为厅级干部,各1正3副;还有其他市尾常尾至少3-4人,一个城市厅级干部约20人。至于局级干部,可参考江苏省设立厅局级的部门,大概50个局级单位,一个城市厅级干部约200人。所以11个城市共约(20+200)*11=2200人。

以上,江苏省厅局级干部为1464+2200=3684人。全国23省(直辖市、自治区为省级行政单位,全国地级市共293个,每省平均12.7市比江苏11市略高),全国厅局级共约23*3684=84732人。这个数据和8万也差不多。

通过两种方法测算,这里取8万厅局级人数,和实际情况基本八九不离七。

注:只测算在职人数,不含离退休人员。

 

他们贪污了多少?


我相信在洗大大的亲自领导之下,在裆妈的光辉映照之下,在14亿群众的蒙眼监督之下,我厉害国的官员们个个肯定都是公正廉明、两袖清风、臣心如水、浆水不交、羊续悬鱼、却金暮夜的父母官。

接下来我要开启鬼扯算法,以下均是扯蛋,请一笑了之。

上文说了,近三年来26个副厅局级以上落马贪官中,人均贪污1.7亿。我国估算在职厅局级官员约8万人。按民间的一种说法:

把当官的全部抓起来,或许会有冤枉的;

但隔一个抓一个,肯定会有漏网的。

 

假设我们按这种50%假说,8万人中有4万人贪污,4万人里可能不是每人都有贪污1.7亿的能耐,那就假设10:1的比例,4000人贪污了1.7亿以上。那么这些人共至少贪污4000*1.7亿=6800亿,是47亿的144倍。

 

崇祯皇帝的故事


有人说:144倍?有那么夸张吗?

说一个最近很流行的明朝末代皇帝崇祯募捐的故事吧。

1644年,李自成即将攻陷北京,在最后的日子里,崇祯这个刚愎自用、极爱面子的皇帝,曾为挽救江山社稷做了最后的努力。他放下皇帝之尊,去哀求大臣和亲戚们捐款,给防守北京城的士兵发军饷。结果:皇亲国戚一毛不拔,满朝文武装疯卖傻。

当时崇祯募捐时说“以三万为上等”,但文武百官没有一人达到此数:内阁首辅魏藻德,捐了500两;太监首富王之心,捐了1万两;崇祯岳父周奎名义上捐了13000两,实际8000两,因为他最开始捐10000,后找周皇后要了5000后,还私藏了2000……

崇祯以国家民族大义来劝导他们,但百官纷纷装疯卖傻,有的把自家锅碗瓢盆拿到大街上练摊,有的在豪宅门上贴出“此房急售”,有的说家里穷得只能买发霉的米吃。因为在百官心中,他们普遍认为皇帝怎么会缺钱呢?“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整个天下都是你的,干吗要我们出钱?国家是你的,但钱是我的。

最终这场募捐救国的运动中,总计募捐仅仅20万两。

然而李自成攻进北京之后,对这些大臣进行残酷的拷掠,共得银7000多万两,是20万的350倍。

 

所以,144倍,你觉得多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